2018-01    
S M T W T F S
 010203040506
07080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大剧院临时票务中心地址: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大剧院大堂总服务台。咨询电话:0731-89518800/8811
今晚8:00小剧场首演 | 《中国击打》
最后编辑时间:2017-10-17

梅溪湖大剧院今天晚上8:00 小剧场首演刘索拉与朋友们乐队音乐会《中国击打》

 

曲目单

鼓乐行 (刘索拉作曲配器. 2015

鼓手站在原地没动,鼓点儿边走边舞

 

生死庆典 (刘索拉作曲配器. 2005

准确隆重的多层次节奏,带你穿越啸歌时代

 

仙儿念珠  (刘索拉作曲配器. 1997

一组巫乐家为了村民驱散邪气增加欢乐

本曲在乐谱的基础上有即兴成份

 

旋舞   (刘索拉作曲配器. 2017年)世界首演

这首乐曲是根据原作[醉态]改编成钢琴与琵琶的对话,

并且是根据演奏者们的演奏特点再创作的。

为什么从自由梦幻的[醉态]

变成了没有任何即兴成份的准确交错的[旋舞]?

不同的演奏者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气质就在其中。

 

虎兔摇(刘索拉作曲配器. 2015

在我们的音乐会中,虎兔相遇不是大梦归,而是起舞如梦。

 

一二一(杨季尔作曲演奏)世界首演

这是一首杨季尔的处女之作。

她通过参加这个乐队的工作,开始了自己的即兴钢琴创作。

 

九滴等 (刘义军作曲演奏)

著名吉他演奏家刘义军曾经以摇滚明星著名,

之后他在家潜心修行琴艺,练就自己的特殊演奏风格。

他每次演奏的作品由于丰富的即兴手法而不同。

 

直线 (刘索拉作曲配器. 2015

这首钢琴和琵琶的重奏乐谱本来是为了

训练年轻演奏家即兴演奏而设计的,

根据乐谱提供的动机和音乐走向,

逐渐引出他们自己个性化的互相较量。

 

雁鹤鸣 (作曲配器:刘索拉,2015

全曲分成八个部分,

音乐结构如同八个阴阳卦象, 

然界的鸟禽鸣唱雷动火起不可预测。

 

鸡狗跳 (作曲配器:刘索拉。2015

中国传统打击乐的精彩处

就是众人精确合作的复杂节奏,

鸡群七嘴八舌,跟着狗狂欢,乐不可支。

 

*具体曲目及演出顺序以演出当天为准*

 

刘索拉不是循规蹈矩的人,她总是要把中国音乐玩出花样来。我做这支乐队,就是要做各种各样的实验,看中国音乐到底能做成什么样子。当然,这个过程很长,要去启发所有乐器的性能,尝试各种可能。

 

刘索拉这场音乐会的曲目单,首先看到的是那些有点奇特的名称——《虎兔摇》、《鸡狗跳》、 《鸡赶庙会》、《雁鹤鸣》等等,音乐会中的大部分作品出自刘索拉之手。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乐队带来的中国民间传统打击乐曲,如中国民间打击乐打镏子的作品。

 

为了让这些传统节奏引起当今听惯了流行音乐节奏的年轻人的兴趣,这场音乐会特别邀请中国民间打击乐演奏家与国际著名打击乐家哥特摩根森等合作,以融合创新的演奏技法让中国打击乐曲得以发扬,而这也正是刘索拉对中国民族打击乐中西音乐融合创作理念的体现。

 

中国的鼓多为一鼓多用,可以挖掘每一个能发声的部位。而西方则流行多鼓,这两种方式各有特色。中国鼓的难度在于声音的交叉与配合,多人多声部的特点与非洲的打击乐很相似,说明中国传统打击乐曲仍旧保持了古代图腾的形式,比如靠多人多声部的能量及丰富的打击乐语言和天地人及动物的磁场交流。

 

作为刘索拉与朋友们乐队的奠基人,刘索拉十几年前就开始与中国民乐家合作。她为这个以国内杰出音乐家为主组成的乐队创作了大量的音乐会作品,而她本人除了担任作曲配器之外同时担任制作和演唱,也是这个乐队的灵魂人物。在刘索拉的乐队中,每一件乐器都能充分发挥自己的作用,无论是打击乐还是弹拨乐,甚至是人声,都有着自己不可替代的作用。刘索拉谈到自己的演唱,确切地说我不是一个歌者,我的角色是一个人声的乐器,这与歌者的角色有很大的不同。作为乐器,就要完全融入整个演奏,不是一种伴奏与演唱的关系,而是乐队中的一个声部。刘索拉解释道。

 

刘索拉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师从杜鸣心教授,是1978班作曲系中知名的创作者。上世纪80年代初,以小说《你别无选择》搅动中国文坛,至今仍保持多栖创作。

 

我们上音乐学院时学习了很多古典和学院派的东西,但我在国外闯荡并运用民乐进行试验的这些年中,发现我们学的东西远远不够表现当今的社会,因此我开始不断吸收各种音乐。

 

我曾深入到美国黑人布鲁斯音乐的部落中,尝试把中国传统音乐的元素糅合进爵士乐中。毕业后刘索拉赴美国学习,在美学习期间,她接触了美国爵士乐和摇滚乐,以及非洲音乐。自接触了异国他乡的音乐后,刘索拉发现这些音乐与中国民间打击乐和民乐有很多可以共通的地方。

 

刘索拉说:没有李真贵老师的开导,就没有今天刘索拉的乐队。还是在美国的时候,一次李真贵老师带着民族打击乐乐手到美国演出,他叫我听听民族打击乐的节奏,我一听就迷上了。后来,我就和李老师探讨在民族音乐方面的实验,这种实验不是过去我们听到的那种表面的实验,而是探讨发挥每个乐手特长的可能性。现在,我们的乐团每个乐手都是个顶个的棒,每个演奏员在我们的作品中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刘索拉的音乐作品包括名列英美排行榜的早期专辑《蓝调在东方》;她作曲配器编剧导演和主演的大型室内歌剧《惊梦》,及由格莱美获奖指挥保罗席勒指挥、 2009年在英国巴比坎艺术节及丹麦皇家歌剧院首演的室内歌剧《自在魂》。

 

刘索拉更倾向于将这场音乐会的演出形式称为中国击打,她认为:中国的打击乐传统是由多人参与、相互合作默契造成多种交错复杂的节奏。中国传统打击乐曲中用很多生动有趣的打法来描写动物,历代的打击乐家们用这些古老的素材编写成很多有趣的乐曲。刘索拉特别感兴趣的是中国音乐有种说不出来的哲学

 

刘索拉不是循规蹈矩的人,她总是要把中国音乐玩出花样来。我做这支乐队,就是要做各种各样的实验,看中国音乐到底能做成什么样子。当然,这个过程很长,要去启发所有乐器的性能,尝试各种可能。为此,刘索拉仍在不断努力。

  友情链接 >>